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作文岛

作文大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神秘小镇——人在江湖  

2008-05-25 11:53:49|  分类: 《霍小邪传奇》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蓝帮的人一直盯着霍小邪,没动手。

  霍小邪一直在小镇上转悠。低着头,不说一句话。

  柳梦瑶像屁虫一样跟着霍小邪到处浪荡,身材好的迷倒了镇上所有的男人。

  霍小邪一直没动心,就算那天那个黑黑的夜晚她在霍小邪面前脱光光了衣服,霍小邪依然没和她说一句话,气的她嗔怒着嘴,往死里难受。

  霍小邪就这样一个人。对自己不喜欢或不感兴趣或者看不顺眼的人一向无言。

  就像练功,他不喜欢的功夫,一向不他妈的练。

  霍小邪好象没有什么功夫,至少没有人见过他使过功夫,或者身上携带刀或剑之类的,没有,绝对没有。

  但霍小邪一向不受人欺负。这并不是因为他是霍家庄的人,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叫霍小邪。连同柳圆圆都不知道。

  霍小邪就是不被人欺负,每一个想欺负他的人看都他的脸时就犹豫了,迟疑了,或者打消念头了。因为他的脸不仅显露出一种极端的冷竣,而且洋溢着一种绝对的镇静。让对手丝毫不敢轻举妄动。如果你站在他面前,你就感觉他仿佛看穿了你的五脏六腑似的,看穿了你每一招每一式的缺陷。

  但霍小邪最近好象有些不镇静,反而有些头大。

  头大原因有两:

  第一,他搞不懂蓝帮的人为什么老像苍蝇一样盯着他不放手。即使他在茅房里“放牛”的时候,他们依然爬在墙缝外偷窥,弄的他一个大老爷们上厕所夹着腿,老怕那些蟊贼使用什么暗器射他的宝贝,虽然他有十分把握,倘若他们的暗器飞过的时候他能像逮臭虫一样一把逮住,而且顺便扔出去扔进他们嘴里。但事情总不能这样啊,他也总不能每天为防一些人渣而忧虑的过!

  第二,他搞不明白柳梦瑶为什么老像屁虫一样跟着他阴魂不散。他已经为这事头大了一个月,因为这个怪妞一个月前在他身边像魔鬼一样突然出现,突然莫名其妙像魔鬼一样含情脉脉的对他说:

  我叫柳梦瑶,没爹没娘,在江湖中出生,江湖中混大,想在江湖中寻个郎君,然后生个娃。

  他一听差点晕菜了。为此躲避了好几天。

  然而,无论他怎么躲避或逃跑,她总能像魔鬼一样轻而易举的找到他。

  这让他很纳闷,更加怀疑她的来历,好几次他特疑惑的看着她那魔鬼一样的身影,她总是做着鬼脸特妩媚的冲他笑,好象在说:小样!你往哪里逃?于是他尴尬的像个鸟,因为他自认为自己的轻功在中原武林风云帮上能排名前十,而她一个仿佛还是处女的妞却如此厉害……!?

  无论如何霍小邪决定不和她多说话。尽管她长的很美很水灵,好多次在他面前脱光光了衣服他都有兔子一样冲上去的冲动。

  但他这次来清云镇是为寻一些宁静与安谧。他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坏了自己的雅兴。因为他已经够烦了,这些年以来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清云镇是一个山区小镇。

  镇上古木参天,环境幽雅,而且每天都有风和日丽的好天气,尽管天气渐渐冷了,霍小邪还是很喜欢这个四面环山,峰峦叠嶂,安静又自在的地方。

  清风道长听说霍小邪来了,特地到清云观邀请他叙茶半晌,并与他论道和谈剑。霍小邪虽然对所谓的“道”不怎么了解。但对剑旨的谈论大得清风道长的赞赏。特别是他提出“以剑观心,心外无剑”的剑旨让清风道长捋须感叹。

  而且他还约他半月后观中比剑。霍小邪虽然心里不想答应,但嘴上又不好推脱。他这人一向不好和人较高低,韦一歌曾多次要和他比试切磋,他都甘拜下风不做比试。他觉得剑在于心,而不在于气,只要你心中有剑,剑外无物,就是最上乘的剑;与人比剑其实是怀疑自己的剑。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剑都不信任,那就没有握剑的理由,更没有胜的把握;然而清风道长是韦一歌的师傅,断然拒绝会让道长觉得轻视他的剑法。而且据说清风道长一柄紫金寒龙剑练的出神入化,自创的“寒龙九式”闻名于中原武林,他也见过韦一歌的剑,霸道而深沉,所以他不禁打心眼的想见识一下,于是不得又不能不点头。

  然而柳梦瑶的出现,蓝帮的人的出现,就像一石击中湖中水,打破他生活的宁静,特别柳圆圆让他头疼不已。因为这位姑奶奶和别的姑奶奶不同。

  第一她长的太漂亮,胳膊是胳膊腿儿是腿儿,脸蛋是脸蛋,嘴唇是嘴唇。霍小邪也见过不少美女,像她这样让人心荡神移的确不多。然而漂亮的女人多是是非的坑,亲近她的男人通常下场不太乐观,霍小邪经常听韦一歌大发神经的说:女人是老虎,养女人就像养老虎,终有一天她会吃了你的肉和骨头。

  霍小邪虽然对他这荤话不以为然,但还是若有所感,镇上的男人近来对他就少一些问候而多了一些冷眼相观,好几次还故意找他的茬。所以他决定闭起自己的嘴巴不多说话。免得吃了苦头韦一歌又笑话他。他这一辈子最不愿意的事就是不想听韦一歌这个臭小子的风凉话,这小子有时候真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

  第二,这个女人太风骚,动不动就发嗲脱衣服,而且主动和他亲近。近到她的胸脯就要贴在他的胸膛上,她的嘴唇就要碰到他的嘴唇上,如果你是男人你肯定受不了,因为你是男人,男人的习性就是柴,女人习性就是火,她能一家伙就把你燃了你都死活不知道。霍小邪就是每天生活在这种诚惶诚恐中。所以他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是不太好,走哪哪背。也许是他这辈子遇不得女人,特别是漂亮的女人,五年前他就因为一个女人差点送了命。这次他的预感很不乐观。

  眨眼比剑的日子到了,柳梦瑶在屁股后面也跟来了,霍小邪知道他是甩不掉这个尾巴的,也就不说什么,随她。

  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了,每天除了上厕所外,吃饭睡觉,他走哪她就跟哪。如果哪天不见她,反觉得有些失落。

  而且,他近来发现这个女人虽然有时候有点太过“热情”,但其它方面还是好的。比如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床去给他去买早点,等他醒来,热气腾腾的奶酪端在他的面前,让他感动的差点把眼泪淌进碗里;再比如他的衣服脏了她总是拿出去洗的干干净净净净干干,仿佛新做的似的。……

  说实在话,他在这五年流浪的日子里他还没从来没有体味过这么舒服的日子,尽管她很烦,的确烦死了。但生活就是烦中的甜,瑟中的香。这道理霍小邪懂得,他毕竟不是一个苛刻的人,不是一个呆木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